• “红丝带”艾滋孤儿:我们一起去看海
    日期:2008-02-26  来源:

    转自百度


     

      与同龄人相比,他们是不幸的。在母亲体内时,意外的输血事故,使他们经母婴传播感染上艾滋病毒。没有选择余地,他们刚一出生,就成为艾滋病患者,终年与病魔相伴。母亲的相继离世,让他们幼小的心灵蒙上重重阴影。


      是社会的关爱,让他们快乐成长至今。成立于2006年9月的临汾红丝带小学,是这12名艾滋孤儿共同的家。在这里,他们在医护人员的呵护下努力成长,并接受教育。今年春节前,他们乘坐飞机,到海南看到了大海。


      很想很想和你一起去看大海


      “既得陇,又望蜀”,临汾市传染病医院院长、绿色港湾及红丝带小学掌舵人郭小平是个不知足的人。别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艾滋病人,他们已经接收并治疗过300多例;不仅要让病人在这里得到治疗,还想让他们得到“常人的快乐和家庭的温暖”,他们建起绿色港湾;孩子是祖国的花朵,不能让花朵没有机会接受教育,他们建起红丝带小学。2007年刚带孩子们登上长城、看了天安门,2008年又思谋着变变花样,让孩子们去看看大海,“对艾滋病患者而言,药物的治疗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关爱与认同,增强他们直面生活和现实的勇气”。


      郭小平的想法,得到山西医药实业开发有限公司支持。他们表示,愿意承担此行的一切费用。


      消息很快在孩子们中间传开。“什么时候走呀,什么时候走呀?”“能不能坐上飞机呀?”孩子们议论纷纷,生性活泼的贝贝和洋洋,自听到消息就放弃了午睡,整日在生活老师刘倩门外探头探脑,打听出行的日期。


      但,坏消息很快接踵传来。接连联系了10多家旅行社,对方一听是接艾滋病人团,立即矢口拒绝,“就算我们肯带团,可是没有宾馆酒店接收,到哪里给你们安排食宿?”在400多万人口的临汾,郭小平算是个“有办法”的知名人士,但他几乎动用了自己的所有社会关系,依然无济于事。


      从元旦过后得知消息,直至20日,红丝带小学的孩子们个个如霜打了的茄子,无精打采。


      万般无奈,郭小平拨通了海南电视台的新闻热线,向当地媒体求助。


      “飞起来喽,飞起来喽!”


      在媒体的斡旋下,事情很快出现转机。1月21日,从海南传来消息,当地一家旅行社愿意帮孩子们完成这个心愿,并免除他们在海南的所有相关费用,海南电视台还派两名记者专程飞赴山西,前来迎接红丝带小学的孩子们。为确保孩子们此行安全,临汾市传染病医院专门派出了一位病区主任、一名护士长,生活老师刘倩也随同出发。


      1月23日9时多,红丝带小学12名艾滋孤儿“全副武装”,排成两列,出现在临汾火车站站台前。


      排在第一排的那个小女孩名叫翠翠,2004年进入“绿色港湾”时整日发烧,舌头在嘴外伸出老长,一见生人就躲躲闪闪,经过医护人员的长期护理,这些症状都已消失,站在前列左顾右盼。而和她一样排在前排的贝贝却生性滑稽,时不时向同伴们做个鬼脸。


      梦想快要实现了,孩子们一路玩闹不停,200多人一节的火车车厢,隔着两个车厢都能听到孩子们的尖笑声。下午4点多到达太原,太原火车站专门为他们开设的绿色通道已经等候多时,孩子们在媒体镜头的簇拥下,像明星一样前往省疾控中心招待所住宿。


      到海南的机票定在24日8时许。凌晨5时,孩子们兴冲冲地砸着医护人员的房门,“快起,快起,要坐飞机去喽!”也难怪,孩子们大多来自偏僻农村,洋洋等的家乡甚至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他们的父辈生平出过最远的门也就是临汾。现在居然能坐飞机到“天边”去了,孩子们无比兴奋。


      起飞前,空姐要求乘客都坐回座位系好安全带,但充满好奇的小淘气们个个趴在窗前,看飞机如何飞上天空?飞机起飞时颠簸得非常厉害,但第一次坐飞机的小家伙们没有丝毫恐惧感,纷纷大叫“飞起来喽,飞起来喽!”

      “海怎么这么小呀?”


      1月24日下午1时,海南美兰国际机场飘着蒙蒙细雨,机场上开着朵朵红花,那是前来迎接的志愿者们手中打着的红色雨伞。


      “海南八大怪,树根长在树皮外;三个老鼠一麻袋;五只蚊子一盘菜……”去酒店的路上,志愿者导游阿芳、阿丘轮番上阵,向孩子们讲述着海南的风土人情,孩子们虽然听得津津有味,但依然时不时冒一句,“大海呢,大海在哪里?”


      大海究竟有多大?孩子们纷纷猜测,“大海有这么这么大”,程程两臂使劲向后抡圆,炫耀着自己心中的“大”海,由于使劲过猛,差点向后仰倒。


      25日,天空依然下着雨,海边风大,怕孩子们感冒(对缺乏免疫力的艾滋病人而言,一个小小的感冒很可能成为灭顶之灾),当地组织孩子们乘车前往文昌爱心学校联谊互动,那所学校里,317名孤儿与他们一样在社会的关爱下成长。车出海口,“南渡河”出现在眼前,河面很宽,12岁的晓晓天真地问导游,“那是大海吗,大海怎么这么小呀?”


      一车哄笑……


      26日,海口附近的分界州岛难得艳阳高照,孩子们终于可以如愿看海。来到海滩,分界州岛挡住视线,孩子们又闹出笑话,“海就这么小呀”。


      “大海呀 大海 就像妈妈一样”


      “目标正前方,出发……”站在摩托艇船头,惠惠大声下达“命令”,马达轰鸣,摩托快艇驶向大洋。


      “哇”,传说中的大海终于到达,天水相连,浩浩荡荡,一望无际。早就念叨着想看大海,真正到了海的怀抱,原先唧唧喳喳的船舱突然静得出奇,孩子们默不作声。


      “大海呀,大海,就像妈妈一样……”生活老师刘倩哼起老歌,两眼泪花,不知想些什么——曾经,她也能成为一名母亲,产后输血剥夺了她的这个权利,她也成为一名艾滋病患者,成为12名艾滋孤儿共同的“妈”。


      海浪一阵阵卷过,烦恼很快过去。孩子们咯咯笑着,躲避着海浪的侵袭,在海边捡着贝壳——为了让孩子们满载而归,细心的导游悄悄在海边撒下一些买来的海螺、海贝,怕割破孩子们手掌,导游还给孩子们准备了手套。南海一柱前,导游拿出一张两元面值的人民币介绍,“背面的景色就取自这里”。12岁的鹏鹏,马上接过话茬儿,“50元钱的背面是我们临汾的壶口!”


      天涯海角,“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108米观音像前,孩子们纷纷许下心愿。“妈妈,别为我哭泣”,海南电视台的募捐晚会上,孩子们稚嫩童音的诗歌朗颂,引起台下唏嘘一片。海南的爱心人士为他们捐出7000多元善款及衣服、文具、福娃及小礼品等。其中,有3名初中生也各自捐出200元零花钱,“让我们共同成长。”


      感谢你海南!


      29日,海南之旅结束,孩子们准备踏上归途。自24日来到这里,短短6天时间,144个小时的相处,孩子们已和海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感情不太外露的志愿者导游阿邱,到机场后一直默默地在一边帮忙办理登记牌,拖运行李;而志愿者导游阿芳则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孩们,并叮嘱孩子们,“回到山西后一定要来信”。不大一会儿,也不知谁先哭的,导游和孩子们都已哭成泪人。


      难以忘记,每次吃饭之前,两名志愿者导游总要仔细检查碗筷,生怕有破的地方划破孩子们的嘴。


      难以忘记,每次吃饭,两名导游总是先忙着照顾孩子们,等他们吃饱,他们才匆匆吃点剩下的饭菜。


      难以忘记,帅帅和鹏鹏吃饭起了争执,阿芳赶快上前劝解,并教育他们“要有团队精神”。涛涛不吃饭,阿芳连忙询问,“是不是不舒服,不舒服就告诉阿姨……”


      难以忘记,两位导游对孩子们的唠唠叨叨,“不能乱扔垃圾、公共场所不能大声喧哗……”刚到海南时,一名孩子将吃剩的糖纸扔到地上,阿丘和颜悦色但毫不留情,“是谁扔的糖纸?请扔到垃圾桶里!”


      事都不大,但孩子们已一一记在心上。


      12时15分,飞机已快起飞,“妈妈”刘倩收到了阿芳短信:今天我一着急,把收信地址中的九楼写成了十九楼,帮我让孩子们改一下。转告孩子们,“阿姨永远都会关心和爱护他们!”


      刘老师您很坚强,孩子们一定会从您身上学到自强不息的精神!祝愿你和孩子们永远健康快乐平安! 


      看罢大海回山西,路上,刘倩告诉孩子们,“比大海更广阔的,是人的胸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