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迪贝先生:利用人权的力量
和对人权的承诺以实现2030年终结艾滋病
 日期:2017-12-14  来源: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

  艾滋病的流行和应对正处于关键时刻。我们在这一流行病方面取得的进展令人印象深刻,目前,有空前数量的人已获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特别是在中低收入国家,全球新发艾滋病感染数量下降。

  但是疫情还没有结束,未来面临的挑战是很大的。目前仍有1580多万人在等待治疗,约有1100万人不知道他们的艾滋病感染状况。从全球来看,青春期少女和年轻女性中每周约有7000例新发艾滋病感染。这些数字展现了极度的不公正现象:全世界有数百万人被剥夺了健康权。

  这些挑战的共同之处是污名、歧视、性别不平等、拒绝服务、暴力和侵犯艾滋病感染者的人权和最容易受艾滋病影响者的人权,包括妇女、年轻人、性工作者、囚犯、注射吸毒者、跨性别者以及男男性行为者。

  在所有地区,无论艾滋病的性质和流行程度如何,艾滋病的易感性都与不平等和被剥夺公民权有关。妇女和被社会边缘化的人群仍然得不到卫生服务,包括艾滋病预防、治疗、护理和支持服务。本文适时地描述和反思我们将实现基本权利作为健康必要条件上取得的进展。它使我们思考过去几十年来,艾滋病流行如何改变了我们对健康的结构、法律和社会决定因素的理解以及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艾滋病的流行也让我们看到了受其影响的人所具有的力量,这些人共同打破了沉默,反对被拒诊的情况,伸张其基本权利需要得到保护。当前,我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阻碍了我们反对排斥和边缘化的努力,包括保守主义的复兴、反对多边主义和法治以及公民社会空间的缩小。

  从我们的共同历史中,我们看到了动员的力量,这告诉我们,今天的挑战可以而且必须克服。正如本文提醒我们的那样,我们拥有一个以社会正义和法治为基础的可持续发展的变革性全球议程,这个议程为到2030年终结艾滋病这一公共卫生威胁设定了一个愿景。我们拥有强大的科学和医疗工具和政府、社会组织、科学家、国际组织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聚集在一起的创新型伙伴关系。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在其最近发布的2017年世界艾滋病致辞中指出的那样,世界可以兑现承诺,使艾滋病流行成为过去,但是我们还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问题是:我们是否有勇气去做必要的事情来减少艾滋病易感性、扩大卫生医疗服务覆盖范围使得人人享有卫生服务的机会?我相信艾滋病应对过程中的教训使我们有机会改良旨在赋予“全球健康公民”权利的政策和做法,让人们知道自己享有的权利,成为能够表达自己的担忧、挑战不公正,并使决策者负责的勇敢的人。

  今天,联合国人人有权享有能达到的最高标准身心健康问题特别报告员和我一道呼吁“为全球健康公民赋权”,并鼓励利益攸关方普及参与、使数据民主化、消除歧视。

  事实上,采取以维权和社区主导为基础的方法对艾滋病应对工作至关重要,我们必须让公众参与到健康项目与政策中来。正如联合国秘书长提醒我们的那样:“为了缩小卫生服务覆盖面上的差距,我们需要为那些经常被落在后面的人赋权:妇女和女孩、青年、重点人群和艾滋病感染者。所有的国家艾滋病项目都需要强有力的社区赋权和具体的努力来解决法律和政策上的障碍。

  为了解决卫生部门的系统性腐败问题,我们需要机构支持、信息和工具来要求更加坚定和协调一致的行动,以保障良好治理和工作透明度,提高法律赋权能力,为社会组织提供资金并加强政府问责制的法律机制。

  而且,每个社区在透明度和获取数据方面还需要努力取得更多进展。要保证健康权,需要更多的倡导和完善的问责制,这些联合国和社会团体都能够给予支持。各国政府和出资方创造和保持一个有利的法律和政策环境的承诺以允许和支持公民参与也是至关重要的。

  最后,再次强调,消除在医疗环境和执法中的歧视必须成为国际优先事项。可持续发展目标议程的核心承诺是不落下任何一个人。歧视为全民健康覆盖、寻求健康的行为制造了障碍,并阻止许多人获得任何形式的卫生服务。

  本文的基本信息是,我们有道德和法律上的责任来采取行动。我们必须吸取过去以权利为基础的教训,找到扩大保护、促进性别平等、支持社会组织和社区参与的创新方法,加强问责制并缩小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正如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在2017年人权理事会社会论坛上提醒我们的那样:“当人的尊严和平等强有力地置于政策的核心时,政策就能取得更好的成果。”